三毛与王洛宾“忘年恋”:赴新疆寻爱无果,别离121天后完毕生命

又一轮日暮西沉,带着岁月的故事,行将走完一天的归程。落日之下,余晖尽洒,透过她的脸颊,模糊中像是披上婚纱的新娘,无限夸姣。只可惜,已近傍晚。一条尼龙丝袜挂在她的脖颈,她将无限夸姣的回忆葬在傍晚的落日里,用力的手好像掉落的斜阳,慢慢放松,然后…

又一轮日暮西沉,带着岁月的故事,行将走完一天的归程。

落日之下,余晖尽洒,透过她的脸颊,模糊中像是披上婚纱的新娘,无限夸姣。

只可惜,已近傍晚。

一条尼龙丝袜挂在她的脖颈,她将无限夸姣的回忆葬在傍晚的落日里,用力的手好像掉落的斜阳,慢慢放松,然后慢慢落下......

三毛

只如初见

她是怀抱着新思想,写尽自在的文艺女神;他是从旧时代里走来,唱遍情歌的西部歌王。

三毛从小就喜爱读书,五年级便已通读《红楼梦》,或许因为从小阅历崎岖,或许是红楼梦的影响,她的性情从小便异于周围的同龄人,她追逐浪漫,神往夸姣,又经常闷闷不乐,好像从小便染上了林黛玉的影子。

王洛宾的西部情歌当年红极一时,《在那悠远的当地》、《掀起你的盖头来》等著作唱进了无数人的心里,包含神往远方,神往夸姣生活的三毛。

王洛宾

三毛从小便很喜爱王洛宾的西部民歌,长大后她更是从其间发掘了许多创造的创意,关于实际中郁闷,却又喜爱追逐浪漫的三毛而言,王洛宾便是她不曾谋面的至交。

老公荷西意外身亡后,三毛便愈加郁闷了,曾几度企图寻死,毕竟抛弃了之后便开端了身体和心灵的漂泊。直到有一天她从报纸上读到了王洛宾的故事,听闻王洛宾自妻子离世后沉痛不已,每天夜里都要在亡妻相片前为她演奏一曲,以悼想念。三毛听闻后久久不能自制,这不便是她所神往的爱情么?也是那一刻,她忽然兴起了一个想法——去见一见这个萍水相逢却敬服钦佩的男人。

从台湾来到乌鲁木齐,她启航行进千里,一路露宿风餐的赶到他家门前,面对着眼前生疏的面孔,前来开门的王洛宾有些错愕。她见到他,感染风尘脸上露出了久别的浅笑,落在他眼里,竟有几分共同的美丽。

三毛

初见的两人攀谈得十分愉快,她雍容大方,他侃侃而谈;她敬慕他的情怀,他赏识她的才调。当天两人畅谈至深夜,犹自未觉,只叹相逢恨晚......

逝者如斯,短短几天一晃而过,她不得不走了。

回台湾的飞机起飞,美丽而广袤的土地在视界中越来越远。她知道,自己再一次动了心。

三毛与王洛宾

便害想念

初见总是那么夸姣,人生若只如初见,到此结束,该是一个多好的故事。

又何须再写信呢?

自从回台湾之后,敢爱敢恨的三毛便知道自己爱上了王洛宾,即使他已是古稀之年。她闲暇时脑际总是不由浮现出初见时那一次,与他的攀谈总是可以引发她的共识,他对亡妻的厚意总是可以深深牵动她。

回台湾后不久,她因为身体原因住了院。

孑立的病床上,她总是不经意的想起他,所以她开端写信,一封,两封......信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她把对他的倾慕化为15封信笺,载着她对他的怀念,跨过千山万水来到了他的身边。

而王洛宾一共只回过6次信,其间一封写到“萧伯纳有一把破伞,时代已久,现已失去了伞的效果,只能用来当拐杖”。

三毛写给王洛宾的信

三毛了解他的意思,他也了解她的心受过的伤,不肯再添一道新的裂缝。或许三毛自己也知道相差三十岁的距离就像一道海峡将他们阻隔在两岸,难有成果。一如他在信中说的相同,萧伯纳那把旧雨伞的窄,现已容不下两个人的宽。

可她爱上了,哪有那么简单放得下?是他将在谷底的她拉起来,还未走出山沟,他便要扔下她,再次剩她独自一人么?那与在谷底又有什么差异。

她在信中这么回他,

她生命的湖水本来已不再起波涛,而他从天边飞来,如一只照影的惊鸿掠过,不过在湖面悄悄一点,却留下了阵阵涟漪......

众里寻他

惊鸿走远,纵使死后顿起波涛的风光再美,亦换不回他的一瞥。

是无心羁绊,仍是有意躲避?

追逐浪漫,爱恨果断的三毛当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便再次踏上了远赴新疆的寻爱之旅。这一次她特别换上了民族服饰,将自己打扮成他歌曲中《达坂城姑娘》的容貌。下了飞机,他们再次相见,这一次她不再是露宿风餐,身着民族盛装的她别有一番风情,那重逢的笑脸里,绽放着相见之欢,释放着想念之苦。

王洛宾对她的再次到来也感到很高兴,他让她在家中住下,自此两人一同度过了一段时间短而难忘的韶光。三毛穿戴民族服装为他跳舞,王洛宾为她弹唱厚意的情歌,他们一同并肩走在乌鲁木齐的街头,一同踩着脚踏车去看大漠里的景色,那时的他们,在他人眼中与一对恋人没有差异。

达坂城姑娘倩影

但王洛宾知道,他毕竟仅仅将她当作自己的一位朋友,七十岁的年纪让他比三毛愈加的老练慎重,他不能承受比他小三十岁的她。他知道那会害了她,他怕世人对这位闻名女作家的谴责,他怕子女对他们的不了解,更怕自己不久于人世,陪同不了她多久便又要扔下她一个人。

所以他在她叫“亲爱的”的时分他会逃避,他在她向他示爱的时分他会踌躇,他现已七十高龄,他垂暮的双手早现已拿不稳这份沉甸甸的爱情。

她总算绝望了,她巴望爱情,轰轰烈烈,却最怕得不到他的回应,踌躇不前。她神往的是轰轰烈烈的爱情。已然毕竟没有成果,又何须持续留在这儿流连?于他无益,于她也无益,只能徒增得不到的苦楚算了。

所以她踩着轻捷的脚步而来,拖着疲乏的身心而去。

坐在机舱里,下方的土地仍然和前次脱离时所见的相同,广袤而美丽。仅仅,再不会有一个千里寻爱的女子穿戴盛装踏足这儿......

没人知道回台湾后的那4个月里,三毛是在怎样的心情中熬过,只知道她在回来后的第121天里,挑选了与这滚滚红尘永诀。

情为何物

又一轮日暮西沉,带着岁月的故事,行将走完一天的归程。

落日之下,余晖尽洒,映出一位白叟的孤影,白叟手里拿着一把叫不出姓名的乐器,演奏着一首从来没听过的歌曲,白叟说那是他的新作,他取名为《等候》。

等候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来听,或许只要落日了解那怅惋的曲调。

而白叟的那一曲《等候》好像也唱尽了他一生的才调,

1996年3月14日,王洛宾在闷闷不乐中谢世。

    关于作者: tyughjyu

    这里可以再内容模板定义一些文字和说明,也可以调用对应作者的简介!或者做一些网站的描述之类的文字活着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 人参与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88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admi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